沧笙踏歌。

杂食.
乐趣是删删删.
语死早..( _ _)ノ|

[周莫]插座。(上)

关爱冷cp系列。周泽楷生贺。
我是认真的想转型傻白甜。
可是失败了。
ooc预警。ooc预警。


-1
第十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结束。轮回回程的飞机和兴欣的是在同一机场登机的。轮回迟了三个小时。
我们早点去机场吧,好久没喝过机场商店的瘦肉粥了。这是杜明说的话。
于是轮回全员就像傻逼一样提前五个小时待在了机场候机区,他们的登记牌上写着十六号登机口,而兴欣是六号。杜明不停地向左边望去,可是距离实在是有点远了,人影都看不清。于是他又转头对众人说,我记得那边有一家咖啡馆你们……
滚!这是众人对他的回应。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唯一没有吼他的队长,眼睛和方锐似的,队长我们一起去吧我请你喝咖啡。
呃……周泽楷向来是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的,他在停顿了十几秒后说了句好。在吴启等人表示痛心疾首的表情中,跟着杜明向六号登机口走去。
十分钟后,周泽楷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打着节奏大师,一边放着自动贩卖机里卖的八元一罐的特浓咖啡。而杜明则和兴欣的老板娘说这些什么,目光不是瞥上一旁微笑地听着不时插上一句口的唐柔。
界面上忽然弹出电量不足20%的警告,周泽楷点了确定后轻松完成了这一关的游戏,随后从随身的背包中摸出充电器。候机厅的地面上有插座,不多。离他最近的插座上,不知道是谁的iPad在充电,偶尔还有QQ消息弹出。他站起身朝稍远一些的那个走去,脑中想着用平板打节奏大师比手机舒服多了,可是平板有点大,他的包里放不下,于是塞在江波涛包里了。
直到手指关节撞上冰凉的手周泽楷才回过神来,连忙抽回手,面前是同样打算给手机充电的人,他也认识,兴欣的那个忍者,似乎是叫莫凡?角色是叫毁人不倦。
“抱歉。”周泽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道歉,可能是不小心碰上了那只冰凉却十分漂亮的手,他伸出手指了指插座,说道,“你用。”
莫凡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眼神似乎透露出一些不友好。本来周泽楷对于解读他人眼神这种事情就不在行,何况对方是拒绝和世界交流的莫凡。
莫凡的手机发出“叮”一声之后,表明这个候机区所有的插座都连上了电器,所以周泽楷干脆在莫凡边上坐下了,手机就顺手放回了包里。
莫凡坐在一排椅子的最旁边,离插头最近的位置,手上手机也没放下,似乎在看着什么视频。周泽楷想到最近看到的手机爆炸的新闻,皱了皱眉头,盯着莫凡的侧脸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劝说,一直盯到莫凡带着疑问的眼神转过头来看他。
周泽楷那一瞬有一点点窘迫,好像偷窥被人发现了,虽然现在也是差不多。直到莫凡又把头转了回去,周泽楷才说道:“充电,危险。”莫凡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不过很快又继续下去。周泽楷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自己的话,但是自己和他并不太熟,再次开口恐怕会惹人烦,于是他就在一旁做起了沉思者。
事实是莫凡确实没听懂。莫凡的理解能力是没问题的,但是仅是没有问题,能听得懂兴欣的战术和赛后复盘,并不包括周泽楷语这门高深的学问。他在等周泽楷解释,但是周泽楷就此沉默了。他忍不住往旁边斜了一眼,周泽楷靠着椅背低着头的样子似乎在睡觉,恩……还有点帅。
想什么呢!莫凡拉回自己的思绪,想着周泽楷既然不再说那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专心看起了他的视频。
周泽楷是被拍醒的,倒是没真睡着,只是迷糊了一下。拍他的是莫凡,看他睁开眼指了指地上的插座,说了句:“你用吧,我们走了。”
广播里响起了去往萧山国际机场的航班登机的消息,周泽楷想说我们也回去了但是却没说出口。他点了点头,对莫凡说再见。莫凡没有回应他,只跟着大部队朝登机口走去。杜明带着满脸的遗憾目送女神走进登机口,然后返过身带着这个在一边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队长向回走去。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走在最后的莫凡的身影也已经看不见了。
-2
再见莫凡的日子并没有过的太久,全明星赛后的第三场比赛,也就是上半赛季的倒数第二场比赛,轮回主场迎战兴欣。
没有了叶修的兴欣表现不如去年那般惹人关注,但是新人的发挥都趋于稳定,团队的合作也比去年顺利得多,仍是有冲击季后赛可能的队伍。
擂台赛排在守擂位置的周泽楷没遇到排在第二位的莫凡,稍后的擂台赛因为战术的安排也不能和莫凡有正面的对抗,周泽楷有点小小的遗憾。赛后惯例的礼节性握手,莫凡如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周泽楷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因为输了比赛而不开心。
“加油。”周泽楷握上莫凡手的手后说了这两个字,到莫凡抬起头说了“谢谢”之后放开,再平常不过的赛后致意,可是周泽楷莫名觉得很开心。
轮回赛后要请兴欣吃饭几乎成了惯例,原因不用说,自然是杜•女神痴汉•明的杰作。这回的饭局莫凡坐在周泽楷的正对面,周泽楷忍不住一次次抬头看着莫凡,莫凡奇怪地瞥了他好几眼,终于没忍住拍下筷子道:“我去机场。”几乎是同时,周泽楷站起来说:“送你。”莫凡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径直走了出去。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其余人的表情,那就是,目瞪口呆。
许久吴启才拍拍杜明的肩感叹“奇迹啊”一边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唐柔。然后轮回除周泽楷以外全员一人问候了杜明一遍。
-3
“不用送,我去过机场。”直到走到地铁站,沉默二人组才有了出来后的第一次交流。周泽楷一路都跟在莫凡后面两步的地方,前面的莫凡被背后的目光弄得差点连路都不会走了。每次慢下来想抹掉这两步的距离,周泽楷也慢下来,快步想甩掉他,可是……这里是S市啊。莫凡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周泽楷想开口解释他的行为可是找不到原因,干脆就不开口,看着莫凡点了点头。莫凡松了口气似的向前走,直到上了地铁之后看见了只在自己之后几步上车的周泽楷。
莫凡有些气恼地盯着周泽楷,周泽楷只是无辜地看着他:“送你,说了。”送你到机场,我说了的。
莫凡虽然依旧不理解周泽楷的意思,但是这次你不妨碍他回话,他说:“我不需要。”就转过身不再理周泽楷,所以他没看见周泽楷眼中的失落。
事实证明,在比赛日,本地战队的当家选手在地铁站这样人流密集的地方出现的行为,简直是no zuo no die的典范。莫凡感觉他有种被周泽楷拉着跑完校运会的三千米一样,痛苦。好在甩掉了后面穿高跟鞋的女粉丝。不过……
“这是哪?”活动范围只限于机场,地铁站,比赛场地三点一线的莫凡发出了疑问。
周泽楷抬头看了一下四周,抓住莫凡的手就朝一个方向走去。
莫凡对于生人的触碰有些不适,轻轻动了一下想示意周泽楷放开,但对方似乎有越握越紧的趋势。随他去了,省的丢。

-tbc

关爱冷cp人人有责。
求捉虫。

评论(10)
热度(35)

© 沧笙踏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