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笙踏歌。

杂食.
乐趣是删删删.
语死早..( _ _)ノ|

[周莫]告白。(一发完)

人物是虫爹的,ooc是我的。

全是私设。

关爱冷cp。






有时候人是很难说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一个人的。

反正莫凡感觉到自己喜欢上周泽楷的时候,他和周泽楷之间的气氛已经变得迷之尴尬了。至于喜欢的原因,莫凡把周泽楷所有的优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终归结为莫名其妙。至于明明他能明显感觉到周泽楷对自己抱有同样的感情,以至于每次见面的时候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隐隐的暧昧和难以言说的尴尬,可是他们竟然没有在一起的原因,也被他归结为莫名其妙。

那种有些拖泥带水,不肯宣之于口的感情,还有那种明明知道互相知晓却又故意隐而不说的状况,让莫凡有点无法言说的期待和兴奋以及一股莫名的烦躁。

长时间的暧昧不明让莫凡在看见拉着他就跑的周泽楷时险些直接抬脚踹上前面人的膝盖,好悬最后收住了。莫凡迅速地回忆了今天的日期以及近期有的没的大的小的节日,最终确定今天确实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冬天的星期一。

周泽楷一直拉着莫凡跑到了附近一个江心公园才算停下了,奔跑让两个平时有事打游戏没事还打游戏的宅男都有些喘,呼出的气体在过低温度的作用下化成白色的水汽,偏偏两个人都沉默着。莫凡听着两个人交叠的呼吸声觉得空气再一次难以言说地尴尬起来。

时间不早了,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和散步的人们都已经走了,在路上玩着轮滑的学生也在周泽楷牵着莫凡第三次路过的时候收拾好了设备打算离开了。林中和路上打着绿色和橘色的灯,冬天的公园里连虫鸣都没有,莫凡的心思已经从“这个人大半夜拉着人跑这么远是不是有病”到“我说出去吃个饭换个口味结果这么久没回去老板娘会不会报警”完完整整走了一遭,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这位是打算牵着我在这转转悠悠地走一夜吗。虽说莫凡有些不忍心开口打破这种诡异的宁静,也并不想破坏有些没由来的安心,但是他想,再转下去,我没累死也冻死了。

就在莫凡下定决心打算反客为主地拉着周泽楷离开这片可能是因为树木而冷得出奇的公园的时候,周泽楷毫无预兆地停了下来。

公园中心的标志性建筑附近的灯光比别处要亮不少,广场上稀稀拉拉地站着几个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的人,周泽楷就拉着莫凡站在了那个大石雕人像的面前,转过身放开了手。莫凡看着面前的周泽楷,忽然觉得广场周围那几盏大灯亮得晃眼,他有些紧张。

周泽楷站定之后张了几次嘴,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最后甚至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神里带了点苦恼。莫凡险些被自己的紧张和他的表情气到,才刚一侧头避开周泽楷的眼睛就瞥见那石碑上大片的介绍里仿佛有“姻缘”两个字,再一目十行地盯着那些字找的时候又找不到了。说实话莫凡并没有认真看过石碑上的介绍,实际上他连这个公园都没来过几次,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差点被那个一闪而过的姻缘两个字逗笑了。他堪堪憋住笑意转回头去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似乎也组织好语言打算说点什么了,眼神里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光芒。莫凡说不清自己是被亮得刺眼的的灯光还是被周泽楷的眼睛闪了一下,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被拨动了一下,他抬手去遮住了周泽楷的眼睛,周泽楷被吓到似的快速眨了几下眼睛,睫毛扫在莫凡手上痒痒的。然后莫凡凑上去在周泽楷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莫凡亲完收回手,连个眼神也没给周泽楷,转身就往公园大门走了,周泽楷愣了一会才跟了上去。公园挺大的,够周泽楷回忆刚刚发生的事并且把情绪从迷茫调到兴奋。

公园大门出现在肉眼可见的地方时周泽楷拉住了莫凡站到了一片阴影里把人抱了个满怀,这回他没有犹豫地凑到莫凡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喜欢你,莫凡。”

说完他用鼻尖在莫凡的耳垂上蹭了蹭,人稍微往后退了一点,手却还是搂着莫凡没有放开。周泽楷直勾勾地看着莫凡的眼睛,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语气里似乎有点郑重其事的味道,然后问道:“在一起?”

莫凡在那一瞬间似乎体会到了周泽楷在人像前的心情,一个“恩”字未免太过单薄,只是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怎样说能够表现出他也是同样的郑重其事。他破罐破摔地想,干脆再亲一下算了。

周泽楷就是在这个时候凑上前来的,恰好迎上了莫凡的动作,几乎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周泽楷的舌头就探了进来,绕着他的舌头打着转。

莫凡不知道这个亲吻持续了多久,周泽楷的下巴搭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轻地喘气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热的可以充当暖手宝了。

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克制住自己想在周泽楷的脖子上咬一口的冲动。当周泽楷站直了身子用带着欣喜的眼神看向他,甚至还对他笑了一下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过高的颜值真的会给人一种莫名的错觉。比如他觉得周泽楷周泽楷的眼睛是闪着光的,像一颗星星却发出月亮一样皎洁明亮的光,让人忍不住陷进去。


周泽楷依旧拉着莫凡的手沉默地走着,回去的路上行人几乎是没有,却是时常有车飞驰而过的。

莫凡那句“我也喜欢你”几乎被叫嚣着远去的车一并带走了,周泽楷牵着他的手却紧了紧,而后换成了十指相扣。

-end



祝大家鸡年大吉。

评论(1)
热度(40)

© 沧笙踏歌。 | Powered by LOFTER